明擺著虧本,這倆國企為何還要堅持生產?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作者:盧剛 鄧衛華 邵魯文 時間:2019-06-26
0 字號: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f9dcd100baa1cd11b6531b7b1dc7c9f9c1ce2dda.jpeg

▲新華醫療的各式手術剪。手術剪看似簡單,但再簡化的生產工序,也需要70多道。新華社記者鄧衛華攝

8b82b9014a90f60357f694429ac7b21eb151ed4f.jpeg

▲這是1950年新華制藥廠生產車間。(資料片)

dc54564e9258d1091205fc11728dcdba6e814d8d.jpeg

▲這是如今的新華制藥生產車間。(資料片)

6月20日,《新華每日電訊》刊載題為《明擺著虧本,這倆國企為何還要堅持生產——新華制藥新華醫療76年來堅守初心,持續產制百姓必需的廉價好藥和醫療器材》的報道。

布洛芬片、阿司匹林腸溶緩釋片、尼莫地平片……這些百姓“最貼心”的常用藥品,是新華制藥(山東新華制藥股份有限公司)的“拳頭”產品。這些藥品多數價格都在“個位數”,價格最貴的也只有十幾元,是名副其實的“廉價藥”,但更是貨真價實的“救命藥”。

二三十塊錢一把的醫用剪刀和鑷子看似簡單,但再簡化的生產工序,也需要70多道,加上機器運轉的消耗與勞動力成本,企業完全是貼錢生產。但就是這樣一把把“虧本”的手術剪刀,新華醫療(山東新華醫療器械股份有限公司)卻甘愿生產了76年。

時光倒流到76年前的1943年,艱難時世中,缺醫少藥,民生維艱,膠東軍區抽調18名戰士成立了一個制藥小組,進行戰時藥品的研制與生產。1944年,制藥小組被正式命名為“新華制藥廠”。1953年,制藥廠下的醫療器械分廠與制藥廠各自獨立掛牌。

70多年來,“分家”卻不“分心”的兩家共和國醫藥國企——新華制藥和新華醫療,秉承“紅色基因”,無論是戰時的應急救死扶傷、新中國成立之初的系列技術攻關,還是改革開放后的現代化轉型,都堅守著讓世人看病更便宜、更方便的樸素“初心”。

不忘初心:讓百姓看病少花錢、讓國人用上廉價藥

1949年,中國華北黑熱病流行,由于沒有特效藥,不但病死率很高,而且互相傳染。形勢嚴峻!研制新藥的任務,落到了剛剛6歲的新華制藥廠身上。經過緊急攻關,第二年,我國第一個治療黑熱病的特效藥——斯銻黑克就研制成功,一舉撲滅了肆虐半個中國的黑熱病疫情。

隨著醫學的進步,黑熱病早已不再多見,但新華制藥仍在堅持生產斯銻黑克這一銷量極低且無任何利潤的藥物。這樣見效快、“不賺錢”的藥單還很長:布洛芬片、阿司匹林腸溶緩釋片、尼莫地平片……

為何始終堅持生產這類利潤并不豐厚的藥品?新華制藥黨委書記、董事長張代銘告訴記者:“我們一直沒有忘記成立時的‘初心’——新華制藥的誕生就是為了解決藥品緊缺問題,新華人對于自己骨子里紅色基因帶來的責任感,看得比利潤重。”

記者了解到,斯銻黑克以及用于治療誤食毒鼠強的特效藥乙酰胺注射液,目前只有新華制藥生產。“由于保質期短,生產的這類藥物,90%以上最后都報廢了,企業還要為此付出高額的成本。但就算虧本,我們還是要生產。關鍵時候這些藥能挽救寶貴的生命,不能因為沒有利潤,就放棄國有企業的社會責任。”張代銘說。

如今,醫療器械行業生產基礎醫療器械的廠家少之又少。在新華醫療的展覽室里,各式各樣的手術剪刀掛了滿滿一墻,足有兩三百把。其中簡單的一把14尖直手術剪,工藝流程也要74道!“機器運轉消耗、勞動力、倉儲物流等成本算下來,企業完全是虧本。”新華醫療副總經理楊兆旭說,保障最基礎醫療器械的供應,就是保障老百姓看病不漲價的基礎。從1943年起,新華醫療就堅持生產各類廉價又好用的基礎醫療器械,“初心”始終如初。

“去醫院驗血看似是一件小事,但在這背后,卻是國外醫療器械企業高昂的利潤。”楊兆旭告訴記者,“一臺瑞士進口的全自動血型分析儀價格約20萬歐元,但新華醫療自主研發出的相似產品,售價僅20萬元人民幣。”

“只有把醫療設備的費用降下來,才能降低看病成本。”楊兆旭告訴記者,多年來新華醫療牢記“初心”,一次又一次打破發達國家尖端醫療設備在市場上的壟斷地位,讓更多人能用上價格更便宜的好設備。

牢記使命:從跟跑并跑到領跑,讓民族品牌更閃亮

“上個世紀80年代去德國,德國人對我說,你們中國的藥品,加起來也就我們拜耳(德國制藥公司)那么多,言下之意很瞧不起中國!”說起過往的事情,今年已經92歲、曾任新華制藥總工程師的陳洛熙老人依舊印象深刻。

如今,新華制藥每年向全球提供3萬多噸原料藥、80多億片劑、近20億粒膠囊劑、10億支針劑,出口額2億美元,阿司匹林、布洛芬等產品全球市場占有率1/3以上。經過幾十年耕耘,新華制藥在不少領域打破了壟斷,在藥品質量上實現了從跟跑到并跑甚至領跑的飛躍。

北京大學第一醫院老年內科主任劉梅林告訴記者,在全國18家醫學機構共同參與的“阿司匹林腸溶緩釋片有效性、安全性的對比研究”中,新華制藥生產的阿司匹林腸溶片與進口阿司匹林腸溶片相比,不良反應發生率顯著降低,安全性明顯優于進口產品,對于這種已有百年歷史的藥物而言,新華制藥這一民族品牌實現了對國際知名品牌的趕超。

“原先,這件設備我們國內都進口日本的產品,但現在我們自己的產品已經賣到了日本。”說起新華醫療自主研發的過氧乙酸低溫滅菌器,新華醫療黨委書記、董事長許尚峰難掩心中的激動。曾經,從日本進口的滅菌設備占據國內70%以上的市場;新華醫療自主研發出過氧乙酸低溫滅菌器后,因質量過硬、價廉物美,不僅占領國內市場,在日本市場也獲得了很好的美譽度。

記者在位于淄博市高新區的新華醫療總部生產車間,看到新華醫療自主研發的國內最大孔徑螺旋CT,它填補了國內尚無放療專用大孔徑CT的空白。“這類器械全球僅有兩家公司能夠制造,一家是飛利浦,另一家就是我們。”許尚峰說,新華醫療的新品上市后,國外同類產品價格從700萬元降到了500萬元。

類似的例子還有不少,目前新華醫療正在研發國內首臺自主知識產權的高能醫用電子直線加速器,這代表著最前沿、最尖端的醫療設備研發技術。這一產品一旦投入使用,將打破美國、瑞典等企業對中國市場的壟斷,單臺設備的引進費用會降低1000多萬元人民幣,國內腫瘤患者的治療費用也將因此下降。

“過去,國外醫療設備巨頭根本看不起我們的產品,現在很多企業主動來尋求合作,甚至引進我們的設備。新時代新使命,我們下定決心,要讓民族醫療品牌走向世界,在世界舞臺展現中國一流的研發實力和產品質量。”許尚峰說。

繼往開來:“老字號”提升“智造”水平,創新轉型激發動能轉換

“新中國成立后的新華制藥生產車間,機器轟鳴聲夾帶著大錘聲,真是‘掄起鐵錘響叮當’。但現在,厚重的玻璃幕墻后面都是無聲運轉的先進設備,僅有的一兩名工作人員也是對著電子屏幕操作!”1948年加入新華制藥廠、今年89歲的徐經奎感慨地說。

誕生76年來,“老字號”光環沒有羈絆住兩家國有企業前進的腳步。尤其是進入新世紀以來,兩家國企通過搭建創新研發體系,不斷提升“智造”水平,實現了產品產能與品質的同步提升,駛入了發展的快車道。

“多年來,無論企業遇到什么困難,公司都堅持科技投入不放松。2018年新華制藥的科技投入達到1.87億元。”張代銘說,在他看來,科技創新是企業發展的動力,也是促進企業加快新舊動能轉換的一把金鑰匙。新華制藥研究院院長鄭忠輝告訴記者,目前新華制藥的生產車間全部設備實現了智能管控,企業的“智造”水平大幅提升。

“我們的發展秘訣就是創新,公司始終以創新為核心,不斷改進和完善技術、營銷、管理三大創新體系,推動企業發展勇立潮頭。”許尚峰說,新華醫療按照“生產一代,研發一代,儲備一代”的方針,依托不同層次的創新主體,構建了面向市場、著眼未來的“三級研發體系”。

這一體系的一級研發負責市場上銷售產品的升級換代、工藝改進。二級研發有針對性地研發3年至5年內要上市的重點新產品。三級研發則是依托在北京成立的高端放療和醫學影像產品研發中心,以及在上海成立的生物醫學材料和微創器械研發中心,重點研發5年后上市的戰略產品,為未來發展提供重要的技術和產品儲備。

新華醫療總部剛剛舉辦過山東省新舊動能轉換重點項目現場觀摩會,正在建設規劃總建筑面積達到15.6萬平方米的醫學影像產品產業化項目和生物制藥裝備項目。項目建成后,將形成高端醫療影像診斷和治療設備440臺(套)、生物制藥真空冷凍干燥系統80套、大型輸液灌裝線15套、制藥消毒滅菌設備200套的年生產能力,預計帶動年產值約15億元。

在持續加大研發投入的同時,“兩個新華”還努力鍛造了一支高精尖與多梯次兼備的人才隊伍。2017年,新華制藥與清華大學藥學院合作建設了科研平臺,與沈陽藥科大學合作建立了博士后科研工作站,與青島科技大學聯合成立了解熱鎮痛藥先進制造工程技術中心。2018年11月,新華醫療獲批國家級博士后科研工作站……

“76載歲月崢嶸,76年砥礪奮進,‘兩個新華’始終與國家、民族同呼吸、共命運。新時代新征程,新華人正以飽滿的熱情和奮斗者的姿態,向著遠方的星辰與大海進發。”“兩個新華”始終如一“一顆紅心”,這是走過76載的幾代新華人共同的心聲。(完)

本文鏈接:http://www.getmxr.live/html/societies/info_32348.html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和本文鏈接

責任編輯:北平

看完這篇文章心情如何

頭條

"自我革命",習近平深入闡釋這個重要課題

習近平告誡全黨,我們千萬不能在一片喝彩聲、贊揚聲中喪失革命精神和斗志,逐漸陷入安于現狀、不[詳細]

文章排行

評論排行

百家乐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