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錄新中國誕生:解放戰爭影像檔案錄

來源:解放軍報 作者:劉守華 時間:2019-06-26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攝影隊拍攝毛澤東主席。

攝影師高振宗拍攝的渡江戰役中的掌舵老大娘。

1937年成立的延安電影團,是中國共產黨的第一個電影機構,拍攝了抗戰期間中國共產黨在陜北堅持抗戰的許多珍貴影像。隨著抗戰勝利,延安電影團一部分成員被分批派往東北地區,準備籌建第一個具有較完備設施的人民電影制片廠。而在延安,1946年8月,延安電影制片廠宣布成立。此后,力量不斷壯大的延安電影人輾轉西北、東北、華北、華東各戰場,在炮火硝煙中留下了大量記載新中國誕生史實的珍貴影像資料。

轉戰西北戰場:拍攝毛澤東主席

延安電影制片廠成立之初,原計劃以拍攝故事片為主。1946年10月初,反映勞動模范翻身故事的第一部故事影片正在緊張拍攝時,陜甘寧邊區連遭國民黨反動派的軍事進犯,拍攝工作無法繼續。為適應戰爭需要,組織決定,留守在延安的程默、伊明、羅茅、凌子風等同志,組成攝影小組,立即奔赴前線,轉入紀錄片拍攝。

1947年3月,國民黨軍依據“重點進攻”的方針,集中了34個旅25萬人分由南、西、北三面向陜甘寧解放區發動進攻。解放軍進行戰略轉移,攝影小組也跟隨大部隊一起撤出延安。

凌子風與羅茅跟隨先頭部隊,朝著隴東方向前行。程默和伊明則與大隊伍一起,去了安塞川方向。他們在離開延安時,沿途拍攝了邊區軍民有組織、有秩序搬遷撤退和支援前線的場面。隨后,他們又幸運地趕上西北人民解放軍伏擊、圍殲國民黨軍隊的青化砭、羊馬河、蟠龍、榆林等幾個著名戰役,搶拍到部隊動員、進入前沿陣地及押送大批俘虜的鏡頭。

8月下旬,程默與凌子風聽從組織安排,來到中共中央指揮部所在地葭縣(今佳縣)朱官寨村,準備拍攝領袖與邊區人民同生死共患難、堅持對敵斗爭的鏡頭。周恩來副主席得知后,指示攝影隊要盡一切可能多記錄一些有意義的鏡頭。攝影師們很想拍攝毛主席工作的情景,但幾次請示,均未獲批準。毛主席說,你們節約一些膠片,多拍一些戰士和群眾,多拍一些新人新事不是更好嗎?沒辦法,程默只能請求周副主席前去做工作,毛主席這才勉強同意。

有一次,攝影師前去拍攝時,毛主席正在窯洞里看地圖。他們怕影響毛主席的工作,就在窗外偷拍。機器聲驚動了毛主席,他抬頭一看是在拍電影,就整理了一下衣服走出窯洞說,你們來拍吧,要不然你們就完不成任務了。就這樣,攝影師拍下了毛主席在窯洞油燈下指揮作戰的經典鏡頭,拍下了毛主席和周副主席等中央領導離開延安后轉移行軍和途中歇息的鏡頭,拍下了陜北人民送公糧、抬擔架、帶路送信支援前線的鏡頭。此時,羅茅隨野戰軍向南追擊,也拍攝到了西北人民解放軍領導彭德懷、習仲勛等人在作戰中的影像素材,以及收復延安、解放宜川和瓦子街戰役的畫面。

轉戰陜北數月的拍攝工作結束了,攝影小組共積累了14本《保衛延安保衛陜甘寧邊區》的珍貴新聞影片素材。當時人民解放軍已開始由戰略防御階段轉入戰略進攻階段。一方面,黨組織考慮要為新中國培養電影人才;另一方面,限于戰爭環境,這14本影片素材當時尚無條件立即洗印編輯,需要拿到新成立的東北電影制片廠去洗印。基于此,10月,以延安電影制片廠干部為基礎的西北電影工學隊正式成立,隨即前往東北。到東北后,這些影像素材相繼被洗印出來,一些鏡頭被編輯在長紀錄片《紅旗漫卷西風》和短紀錄片《還我延安》中。

東北戰場:三位攝影師獻出年輕的生命

抗戰勝利后不久,東北成為國共兩黨必爭之地。中共中央發出命令,向東北挺進。隨后,挺進東北干部團成立,其中就有文藝工作隊。

戰時消息閉塞,但東北有個偽“滿映”的傳聞還是讓延安的文藝工作者們興奮不已。偽“滿映”是日本侵華期間在東北長春經營的遠東最大的電影制片廠,這里擁有當時最先進的技術設備和技術精湛的專業人員。此前,雖然延安電影人在艱苦環境下拍攝了一些八路軍抗戰的鏡頭,但設備簡陋、人員短缺、資金匱乏仍讓延安電影人有諸多遺憾。所以,接管偽“滿映”,“必須以足夠的器材運回中共中央所在地,以便在中共中央的直接領導下建立黨的電影中心基地”,成為當時的工作目標。

1945年9月始,文藝工作隊一路跋涉兩個月,終于進入沈陽城。此時,蔣介石一面與共產黨簽訂“雙十協定”,一面又秘密頒發“剿匪手冊”,加上美國海陸空大運兵的援助,國民黨開始實施對解放區的大舉進攻,東北的營口、安東(今丹東)等通海口岸已被國民黨軍隊奪取。形勢危急,組織決定,派田方和舞美專家許珂立即趕赴長春,接管偽“滿映”。兩人于11月下旬輾轉來到長春,與地下黨組織取得聯系。幾經斗爭,他們終于從日本人手中接過了電影制片廠的管理權。

不久,東北戰局又發生劇變。為了戰略需要,中共中央決定暫時放棄長春。根據黨的指示,電影公司也決定撤離,將接管的偽“滿映”設備轉移,共裝了滿滿25節火車車廂,遷往鶴崗附近的興山。

1946年10月1日,第一個具有較完備設施的人民電影制片基地——東北電影制片廠(簡稱“東影”)在興山正式成立,并立即投入影片攝制,第一項工作就是拍攝《民主東北》。

廠里成立了新聞組,開始只有兩個攝影隊,不久,一些助手逐漸成長為能夠獨立工作的攝影師,攝影隊增加到十多個。他們分赴前線和后方,其中四分之三的攝影師被派往前線,拍攝了一系列關于東北解放戰爭和東北解放區的新聞素材。

在前線的戰地攝影師們,出生入死,冒著生命危險進行拍攝。他們融入戰斗部隊,與戰士們一起翻山越嶺、爬冰踏雪,拍攝節奏完全跟著戰役進展情況,一個戰役若持續若干月,他們就要在前方跟隨部隊堅守拍攝若干月。他們不僅要背著槍彈和挖防身壕的鍬鎬,還要背負著十幾斤重的攝影機和膠片,并經常下到前線部隊的尖刀連、尖刀排或尖刀班,甚至直接插到敵人腹地去拍攝。天寒地凍,他們擔心機器因嚴寒停止轉動,就把攝影機一直抱在懷里暖著。

《民主東北》共計完成17輯,《民主聯軍軍營的一天》《松花江前線》《四下江南》《東滿前線》《收復雙河鎮》《戰后四平》《口前戰斗》《營盤戰斗》《公主屯戰斗》《收復四平》《愛國自衛戰在東北》等涉及東北解放戰爭的內容,穿插在各輯之中。其中,編在第9輯中的《解放東北最后戰役》,將遠征北寧路的綏中、興城、錦西的戰斗,到長春國民黨部隊起義、投降,再到遼西打虎山地區的大殲滅戰,以及解放沈陽、攻克錦州、解放全東北的整個過程,全部記錄下來。那些激烈交戰,反映人民解放軍攻無不克、戰無不勝偉大威力的珍貴鏡頭,是17位戰地攝影師出生入死,冒著槍林彈雨拍攝下來的。正是在拍攝遼西會戰和錦州戰役時,張紹柯、楊蔭萱、王靜安3位攝影師獻出了年輕的生命。

華北、華東戰場:騾車上的電影制片廠和珍貴的戰場影像

1946年4月,為開展華北地區的電影工作,中共中央指示東北民主聯軍在正式接管偽“滿映”后,及時抽調技術人員和必要設備,支援晉察冀解放區。10月,晉察冀軍區政治部電影隊在河北省淶源縣張各莊村正式成立。隨后,因晉察冀軍區和晉冀魯豫軍區合并組建華北軍區,電影隊也改稱為華北軍區政治部電影隊,簡稱華北電影隊。

電影隊成立后的工作重點是組織放映和拍攝新聞。但不久,戰爭大規模打起來,局勢動蕩,那些珍貴卻笨重的拍攝器材不能隨軍轉移,只能暫時堅壁在山區。留下一個放映隊帶著放映機和有限的幾部影片,隨軍輾轉,在軍隊和群眾中開展放映活動。

當時放映的影片只有《十三勇士》《斯維爾德洛夫》等幾部蘇聯早期影片,不能滿足戰士們的需要。是年冬,他們歷時一個月,改裝了拷貝機、錄音機,加上洗片用的框子、藥槽及膠片,將總重量600公斤的設備裝在一輛由兩頭騾子拉著的膠輪大車上,一個戰時隨軍電影制片廠就這樣誕生了。

電影隊的同志們克服常人難以想象的困難,用最簡易的制片設備和手工作坊式的操作,制作影片,并于1947年7月1日清晨制作完成了第一部有聲新聞紀錄片《華北新聞》第一號,包括《鋼鐵第一營授旗式》《解放定縣》《正定大捷》和《向勝利挺進》四個主題。在當天召開的軍區紀念中國共產黨建黨26周年慶祝大會上,電影隊獻上的這份厚禮引起極大轟動。不久,影片在西柏坡放映時,又受到中央領導和軍區領導的贊揚和好評。為表彰他們的功績,軍區政治部還給電影隊記了集體功。

電影隊的隊伍這時也擴大了,兩個攝影隊在前線拍攝了清風店戰役和解放石家莊戰役,也記錄下聶榮臻、羅瑞卿、楊成武、楊得志等領導指揮戰斗的場面。這些素材都被編輯在《華北新聞》第三號中。不久,石家莊解放,綁在膠輪上的流動電影制片廠,也終于可以安家了。

不久,太原戰役取得勝利,攝影師們完成了拍攝任務。而在淮海戰役中,攝影師們也拍攝到了在前沿陣地我軍激烈炮火掩護下,戰士們英勇跳出工事,向逃跑敵人撲去,以及敵人繳械投降的鏡頭;拍到了戰士們扛著各種戰利品,押著成群的俘虜唱著、笑著來來往往的鏡頭;拍到了后方百姓慰勞殲滅黃維兵團的解放軍戰士的鏡頭。北平和平解放后,攝影隊又隨部隊拍攝了解放軍進入北平的入城式,以及毛主席和中央首長蒞臨北平的閱兵式。

此時,人民解放軍在各個戰場上已由局部反攻轉為全面反攻。根據上級指示,“東影”除5個攝影隊繼續留在東北之外,其余攝影隊全部進關,在北平匯合。在這里,他們利用攝影師們冒著生命危險在華北、華東戰場上搶拍下來的晉中、太原、濟南、淮海等重要戰役的珍貴影像素材,制作完成了一系列紀錄影片。

渡江戰役:拍攝膠片5000多米,后期編輯成60分鐘紀錄片《百萬雄師下江南》

1949年4月23日,南京解放。接著,各路大軍一路所向披靡,繼續向南挺進。

拍攝渡江戰役分為9支攝影隊,是投入最多、規模最大的一次, 9名攝影師加上助手共23位小伙子參加了戰地拍攝。他們自2月23日從北平出發,到5月27日上海解放,共進行了百余日的拍攝。攝影師們一路跟隨各路南下大軍長途跋涉,拍攝了渡江準備、渡江戰、追擊戰、解放寧滬杭等各個階段的戰斗。

在長途行軍過程中,攝影師們總是不顧疲勞地趕在行軍隊伍的前面,高聲向戰士們宣傳:“同志們,給你們上電影了。你們不怕艱苦,英勇殺敵的事跡,全國、全世界人民都會在電影里看到啊!”這樣的宣傳效果非常好,戰士們士氣高漲,大聲喊“猛沖啊,我們上電影啦!”

他們隨渡江部隊來到江岸。此時,長江北岸我軍陣地前,大小船只擺成一排,千百尊大炮已經瞄準對岸。當渡江信號打出去后,指戰員迅速登船,渡船揚起風帆迅疾駛向對岸。攝影師們用長鏡頭拍下了我軍炮火摧毀敵人工事燃起的火光,以及戰士們登陸追擊敵人的場面。為了不留遺憾,補拍到解放軍登船過江的精彩鏡頭,攝影師郝玉生和助手又坐著小船,冒著炮火在長江兩岸往返了三次進行拍攝。

攝影師高振宗對他拍攝的一個掌舵老太太記憶深刻。他是隨第二梯隊過江的,當時所乘船只的掌舵人是一位60多歲的老大娘。敵機轟炸,炮火轟擊,江面很亂,但老大娘依然沉穩地緊緊掌著舵,高振宗舉起攝影機,將這個經典畫面拍攝下來。

在整個渡江戰役中,全攝制組共拍攝膠片5000多米,后期編輯完成長達60分鐘的紀錄片《百萬雄師下江南》,獲得國家文化部1949-1955年優秀影片長紀錄片一等獎。1950年,這部影片被新中國成立后組建的第一個電影代表團帶到捷克斯洛伐克,參加在那里舉辦的第五屆卡羅維·發利國際電影節,榮獲紀錄片榮譽獎。

本文鏈接:http://www.getmxr.live/html/history/info_32338.html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和本文鏈接

責任編輯:北平

看完這篇文章心情如何

頭條

把愛國者稱為"賊",在任何國家都是耍流氓

把愛國者稱為
把愛國者當做“賊”,這在任何國家都是不折不扣的流氓行為,在任何國家都會遭到民眾的唾棄。我認[詳細]

文章排行

評論排行

百家乐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