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恐美派看來,反制美國是不可想象的

來源:環球時報 作者:沈逸 時間:2019-06-27
0 貿易戰 字號: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發端于2018年的中美貿易摩擦,是中美戰略博弈進入新階段的重要標志。從中長期看,這場戰略博弈的最后勝利者必然是中國,但在短期內要抗住美國的戰略壓力,度過將要來臨的黎明前的黑暗,中國各階層的人們都需要構建堅強的心理防線,堅定意志、提升戰略定力。在中國過去幾十年發展中,一些特定利益群體尤其面臨一項特殊的任務,就是持續克服少數頑固存在的恐美心理。

整體看,這種恐美心理,源自于客觀歷史經驗留下的錯誤記憶,表現為心理上的自我矮化,以及在面對美方戰略壓力時本能的恐懼;在認知層面,表現為對中美戰略態勢的扭曲認識:無限放大美方的優勢,無視美方的弱點與短板;無限放大中方的劣勢,無視中方的強項與成長。用學理的分析框架來看,所謂恐美,本質上是一種錯誤的認知和觀念,屬于典型的錯誤的思維定勢,是一廂情愿的認知方式所導致的錯誤。

2019年6月26日,上海,以“智聯萬物”為主題的世界移動大會(MWC上海)在上海新國際博覽中心舉辦,華為展廳前人頭涌動。圖片來源:IC Photo

在這種被恐美情緒支配的人看來,向美國投降、讓美國高興,然后換取一些剩余的殘羹冷炙,就是中國外交的全部使命;如果敢于頂撞乃至反制美國,那真的就是不可想象的現實。但最終,在現實的發展面前,當中國用自己的客觀實力頂住了美方的極限施壓之后,這種錯誤認知,就已經注定是要被淘汰的。

在今天的中國,尤其是在經歷了2018年至今的中美貿易摩擦的考驗之后,客觀說,典型的恐美,已經很難在輿論場堂而皇之地占有一席之地。因為事實勝于雄辯,因為中國成功抵制美方貿易霸凌措施的事實,戳破了恐美者渲染的美方霸權“氣球”。但另一方面,這種與中國近現代歷史記憶等復雜因素相互嵌套的恐美認知,仍然頑固地存在,其本質仍是源于深刻的不自信,即對中國發展模式與發展道路的不自信。

在某些極端場景下,所謂恐美,其實是試圖通過夸大美國的實力,來論證并兜售中國應該放棄自身發展道路,投入美國模式,并以此交換美國的認可和支持的所謂政策主張。這顯然是危險且有害的,甚至其對周邊人群在這個問題上的認識破壞,有著滲透性和侵染性的作用,就如同某種毒素。也因為如此,即使其已經呈現顯著萎縮態勢,也仍然需要對它保持高度警惕,并予以有效批駁。

克服這種恐美心理,需要確立正確的世界觀與方法論,以辯證唯物主義以及歷史唯物主義的視野去認識這樣一個基本的事實:盡管在總體實力上仍然處于相對弱勢,但中國自信源于中國站在歷史正確的一邊,而看似仍然強大乃至霸道的美國則正以錯誤的方式挑戰歷史的進程。

自兩次工業革命以來,經濟全球化的進程,即按照市場規律,在全球范圍優化配置勞動、資本、服務、信息等要素,實現商業利益創造的最大化,就是一個不可阻擋的歷史進程。自18世紀以來的歷史發展進程持續不斷地證明,當一國能夠把握這個進程,順應這個進程,推動這個進程的時候,這個國家就會成為歷史的選擇,并因此在國際體系中獨占鰲頭。當一個國家開始拒絕這個進程、排斥這個進程甚至試圖破壞整個進程的時候,它就注定被歷史淘汰。

當美方以錯誤方式對華實施貿易霸凌的時候,其最終的失敗就已經在某種程度上被歷史所決定。而在贏得這場持久的戰略博弈的過程中,所謂恐美的心態,也必將成為被翻過去的一頁,退出現實舞臺。

本文鏈接:http://www.getmxr.live/html/global/info_32380.html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和本文鏈接

責任編輯:北平

看完這篇文章心情如何

頭條

習近平:無論我們走得多遠,都不能忘記來時的路

習近平:無論我們走得多遠,都不能忘記來時的路
前幾天,我去了江西于都,參觀中央紅軍長征出發地,目的是緬懷當年黨中央和中央紅軍在蘇區浴血奮戰[詳細]

文章排行

評論排行

百家乐筹码